爱情散文

孤零飘落燕电影-第279章这是你新找的小情儿?

点击量:683   时间:2021-09-26

傅行在女人这方面确实是花心,从成轩认识他到现在,他周围女人就没有断过。

但是,他还没见过傅行“一见钟情”。

一般情况下,他身边的情人都是朋友发展过来的,速度最快的,也得见个三四面之后才会有进展。

这一次……他怎么对那个*********这样?

成轩是真的纳闷了。

“怎么了,你对我看上谁很有兴趣?”成轩的疑惑引来了傅行的不满。

听到傅行这么问,成轩当即摇头,“没有没有,行哥,你误会了。”

傅行“嗯”了一声,转身离开。

**

晚上陆青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,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来傅行在她脸上印下的那个吻。

她之前没谈过恋爱,所以也没有跟异性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。

所以,这个吻给了她很大的影响。

陆青染死活都睡不着,拿起手机来看了一眼时间,竟然已经凌晨一点钟了。

她趴在床上,找出了傅行的手机号码,脑子一抽,竟然给他发了一条短信——

“你睡了吗?我睡不着。”

发完之后,陆青染就后悔了。

都这个点儿了,他怎么可能不睡觉?

傅行那种情场高手,肯定不会因为撩拨了她就睡不着呀……

陆青染正这么想着,手机竟然震了一下。

她拿起来一看,是傅行回来的短信——

“因为我亲了你吗?”

看到他这么问,陆青染的脸有些烫。

她动了动手指,回复短信问他:“你为什么那样?”

过了一分钟,傅行的回复来了——“睡吧。”

陆青染把手机放到了一边,努力闭上眼睛,但还是睡不着。

**

第二天就是周五。

晚上六点钟,陆彦廷开车到了学校接她出去,陆青染就是顶着黑眼圈出来的。

虽然下午没课,她补了两个多小时的觉,但仍然没有休息过来。

她刚一上车,陆彦廷就瞧见了她的黑眼圈。

陆彦廷侧目看了一眼,“你昨天晚上没睡好?”

陆青染打了个哈欠,“是啊,困死我了。”

陆彦廷调侃她:“难得你有失眠的时候。”

要知道,陆青染平时是属于那种只要挨着枕头就能马上睡着的人。

陆青染哪里会听不出来陆彦廷是在刻意嘲笑她,她抬起手来拍了一下陆彦廷的肩膀,“你再调侃我,小心我跟爸妈告状。”

“吃什么?”陆彦廷问她。

陆青染:“我想吃火锅。”

陆彦廷:“吃完身上有味道,换一个。”

陆青染:“你事儿真多,下次别来找我吃饭了。”

陆彦廷:“我查了一下,附近一家意大利餐厅不错,你去过没?”

陆青染摇头,“没去过。”

“那就去那边吧。”其实陆彦廷根本就不是在跟她商量,完全就是自己决定完之后套路地通知她一声。

想到这里,陆青染翻了个白眼,然后问他:“你对你女朋友也这样?”

陆彦廷:“我没女朋友。”

陆青染:“你上次不是跟我说你谈了?”

陆彦廷:“已经分手了。”

陆青染:“……要是被爸知道了,揍死你。”

陆彦廷但笑不语。陆别年那个脾气,知道他换女朋友,肯定是要揍他的。

但是,只要不让他知道,那就什么事儿都不会有。

陆彦廷在C城呆了两晚,陆青染就在酒店的套房跟他一块儿住的。

周日一早,陆彦廷就走了。

送走陆彦廷之后,陆青染就回学校。

周末,回去之后,寝室里只有她一个人。

陆青染上床躺着,准备宅在宿舍一整天。

结果,刚躺下来,手机就响了。

拿起来一看,竟然是傅行来的电话。

老实说,陆青染还有些紧张。

她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才接起来电话。

“嗨。”电话接通后,她声音轻快地朝对面的人打招呼。

“嗯,周末在外面玩儿吗?”傅行笑着问她。

“没有啊,一个人在寝室呆着呢。”陆青染说,“刚把我弟送走。”

“嗯,下周方便吗?”傅行说,“请个假吧,我带你出去玩儿。”

陆青染听得愣住了——带她出去玩儿?

她可不是那种傻白甜的小姑娘,傅行说带她出去玩儿,肯定不可能只是玩儿这么简单。

陆青染虽然对傅行挺有好感的,但是不至于到失去思考能力的地步。

刚认识的人,一块儿出去玩儿,好像有些不合适。

陆青染一直在思考,没顾上回傅行的话。

不过,傅行多聪明啊,就算她不回,他也能猜到在想什么。

所以,他抢先一步说出了她的顾虑:“是俱乐部举行地户外露营活动,上次你不是说很想去露营吗?”

上次?陆青染想了一下,好像聊天儿时候,她确实是这么说过。

“哦……好吧。”陆青染干笑了一下,“没想到你还记得哦。”

“当然记得。”傅行微笑了一下,“你说的话,我怎么可能忘记呢。”

这话说的……

陆青染的脸又红了一下。

傅行怕陆青染不放心,又接着说:“俱乐部很多女会员,晚上我不会跟你待在一起的。”

“我,我没那个意思……”心思被看穿了,陆青染难免有些不好意思。

傅行:“那你答应了?”

陆青染:“嗯,我一直都没真正露营过,你们具体怎么玩儿呢?”

“暂时保密。”傅行很神秘,“到时候再告诉你。”

“好吧。”他不说,陆青染也就没有继续追问,“什么时候出发呢?”

傅行说:“明天。”

陆青染愣怔了一下:“啊,这么快吗?”

傅行:“所以,打电话提醒你收拾一下东西。”

“我们晚上要在外面搭帐篷过夜,记得带厚一点的衣服,夜里可能会冷。”他一一嘱咐着注意事项。

听到他这么说,陆青染突然觉得他很体贴。

虽然没谈过恋爱,但是她也知道,像这样体贴的男人,真的不多。

“嗯,知道啦。”陆青染答应下来。

傅行:“那我明天上午九点钟去接你。”

陆青染:“好,辛苦你啦。”

傅行:“不辛苦。”

和傅行打完电话之后,陆青染下床去翻看了一下课程表。

然后,给辅导员发信息请了假。

………

陆青染去食堂吃了个午饭,回来午睡了一个多小时,才爬起来收拾行李。

她正收拾的时候,许洋和白晨回来了。

看到陆青染收拾东西,她们两个人无比好奇:“青染你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

“啊,我出去露营。”陆青染把傅行邀请她出去露营的事儿说了一遍。

许洋和白晨听完之后,两个人齐齐发声:“你就答应了?”

陆青染:“是啊,他说是他们俱乐部的活动,也有别的女生去的,应该没什么事儿。”

“他有没有跟你表白啊?”许洋坐到凳子上,一只手托着下巴思考,“我觉得他肯定是看上你了。”

“我赞成。”白晨和许洋达成一致,“我打包票,他肯定是想追你。”

“我也觉得挺不对劲儿的……”陆青染将行李箱合上,“但是他也没主动说,我也不好意思问。”

“那你先和他去吧,看在他那么帅的面子上。”

陆青染:“……”

好吧,这年头,长得帅就是有这么多好处。字

“要不你问问你弟弟?”这事儿,许洋和白晨还真不好给她出主意。

说来也是巧了,她们四人的寝室里,就分了三个人,包括陆青染在内,三个人都没有谈过恋爱。

“不问他了,他肯定不让我去。”陆青染想了一下,按照陆彦廷的个性,绝对不会建议她和只见过一面的男人出去露营。

告诉他,只会增添不必要的麻烦。

“那你去吧,但是带点儿防身的东西。”许洋一边说,一边打开自己的衣柜,从里头拿出了防狼喷雾和电击棒,递给了陆青染。

陆青染看得扶额:“这些东西你从哪里来的啊?”

“网上买的啊。”许洋说,“这年头,女孩子可得学会保护自己啊,这两样东西你拿着,他要是敢对你不规矩,你随便拿一个都能整死他。”

白晨再一次对许洋的话表示赞同,她对陆青染说:“对啊青染,你带着吧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”

陆青染虽然对傅行有好感,但是也不至于连这点儿自我保护意识都没有。

于是,陆青染把许洋送她的防狼喷雾和电击棒一并带着了。

因为第二天要早起,陆青染晚上早早地就睡了。

**

第二天早晨七点钟,她醒来洗漱完毕,穿了一身运动服,脚上也是运动鞋。

既然是要出去露营,肯定是舒适为准。

陆青染特意把头发扎成了马尾,还戴了一顶帽子。

九点钟,傅行准时到了。

上车之前,陆青染去便利店里买了点儿干粮带上了车。

傅行下车为她将行李箱放到后备箱里,然后回到驾驶座坐着。

坐下来之后,他才来得及观察陆青染今天的装扮。

她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,头发扎起来,戴了一顶白色的帽子。

她从头到脚都是白的,看着格外地清爽。

虽然穿着运动服,但是她仍然化了淡妆。

是那种刚刚好的程度,如果再淡一分就显得太素了,再浓一分,又和她今天这一身装扮不搭。

她对妆容的掌握程度来看,应该是有专门研究过的。

也是,她的出身注定了她对形象的在意程度,也决定了她的气质。

就像这一身衣服,穿在别人身上,不一定有这样的效果。

傅行毫不掩饰地盯着她看,在他的注视之下,陆青染不免有些不好意思。

她的心跳得很快,总觉得傅行好像要对她做什么事情了。

陆青染下意识地将手缩到了袖子里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傅行突然凑上了上来。

陆青染立即闭上了眼睛。

结果,听到了咔哒一声。

“你不系安全带,我们怎么上路?”傅行的声音里隐隐带着笑意。

——丢死人了。

这下,陆青染的脸红得更厉害了。

她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怎么能这么丢人!

她刚才……竟然以为傅行要再亲她。

要是被他知道了这个想法,她的脸还往哪儿搁?

陆青染自认为自己将情绪藏得够深,殊不知自己在傅行面前就是一张白纸。

她在想什么,他一眼就能看穿。

车子很快发动。

陆青染从旁边儿的纸袋里拿了面包出来,“你吃早饭了没有?”

傅行:“吃过了。”

陆青染:“哦……那我自己吃啦。”

傅行听到她这么说,不禁蹙眉:“你没吃早饭?”

“嗯,没来得及吃,不过现在吃也一样。”说着,陆青染已经撕开了面包的外包装。

她吃东西的时候,傅行用余光瞥了几眼。

她吃东西很小口,细嚼慢咽的,吃相很好看。

陆青染吃东西的时候不怎么说话。

吃完一个面包之后,她才开口问傅行:“我们是去哪里露营啊?”

傅行:“清泉山,知道吗?”

陆青染:“嗯,好像知道。”

她是听几个学长学姐聊过,说清泉山环境很好,还可以钓鱼……

傅行:“嗯,我们去清泉山。”

陆青染:“好,我很期待~”

从学校开车去清泉山,要两个多小时。

路上陆青染一直在和傅行聊天,什么都聊。

陆青染虽然对傅行有防备心,但是该回答的问题还是会回答的。

譬如,傅行问她:“你是江城人,为什么来这边读大学?江城大学也是重点吧?”

谈到这个问题,陆青染笑了下,“是我爸爸让我来这边的。”

“哦?”她这话,倒是激起了傅行的好奇心。

一般情况下,她这种家庭,父母应该巴不得子女在自己的庇荫下生活一辈子。

陆青染知道傅行不理解,所以主动对他解释:“我爸说我太恋家了,这样不好,要一个人生活一段时间,离开家里,学着独立。”

“我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的,他对我和我弟弟的要求都一样,所以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在江城读大学。”

傅行认真地听完了陆青染的话,末了,他笑了笑,对她说:“你父母的教育方式很独特。”

陆青染感叹:“是呀,他一直都这样教育我们的,我觉得挺好的。”

“嗯,你现在这样就很好。”说到这里,傅行侧目看了陆青染一眼,眼底一片温和。

他平时也会接触不少富家女,她们有的骄纵任性,有的看似落落大方,实际上私底下心思比谁都恶毒。

但陆青染明显跟那些人是不一样的,她性格开朗,但是不张扬,也没架子,更不会瞧不起谁。

她的自信和大方,都是骨子里头散发出来的。

跟那种刻意表现出来的完全不一样。

聊了一路,傅行将车停在了清泉山下的停车场里。

下车之后,陆青染准备去拿行李,被傅行拦住了。

这个时候,成轩正好带着几个人过来,“行哥。”

“行李在后备箱里,拿了送上去,把帐篷搭好,等会儿我上去和你们会合。”傅行一边吩咐,一边将车钥匙交给了成轩。

“哎,好嘞。”成轩从傅行手里接过车钥匙,然后看了一眼站在他旁边儿陆青染。

怎么说呢,漂亮是挺漂亮的,身材也不错,但是谈不上性感……

跟他之前的那些女人比起来,总归是少了点儿韵味。

不过,成轩也不好说什么,保不齐傅行是突然间变了口味呢?

不然的话,也不会费这么大工夫策划这场露营了。

他们半个俱乐部的人跟着折腾……也是够累的。

而且,清泉山明明可以直接坐缆车上去,他偏要带着人小姑娘爬山。

交代完成轩任务之后,傅行戴上了墨镜,回头看向陆青染,朝着她勾了勾嘴唇,“走吧。”

陆青染点了点头,活动了一下筋骨,跟上了他。

傅行今天穿的是一套深灰色的运动服,脚上是黑色的运动鞋。

他们两个人一个深色一个浅色,走在一起,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。

陆青染许久没有参与过户外活动了,尤其是爬山,她平时根本没机会。

今天来了,不免有些兴奋,所以,脚步挪得很快。

傅行瞧见她精力这么旺盛,倒是有些意外。

本以为她这种娇生惯养的人,体力和耐力应该不会这么好的。

没想到,她的身体素质竟然还不错。

“你耐力不错。”傅行问她:“你平时有锻炼?”

“也不算锻炼吧,”陆青染说,“我爸喜欢跑步,我经常跟着他在跑步机上一块儿跑。”

“嗯,是个好习惯。”傅行听完之后点了点头。

嗯……她还真是,时不时就能给他惊喜。

她越说,他就越好奇,她究竟是在怎样的环境下生活长大的。

爬山爬到一半的时候,陆青染开始出汗了,额头上都是汗珠,刘海贴在了额前,脖子上也都是汗水。

她从包里拿出湿巾,一边走路一边擦汗。

傅行见她这样,便说:“要是太累了就休息一会儿,不着急。”

“不累的~!”陆青染摇了摇头。

为了证明自己不累,她特意小跑着上起了台阶。

一边跑,一边回头看傅行。

结果,悲剧发生了——她崴了脚。

崴脚的那一下,陆青染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骨骼错位的声音。

她当时就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——要不要这么倒霉啊?

傅行看到她崴脚,马上加快步伐走上去,扶住了她的肩膀。

“怎么样?能走吗?”

“好像不太行了……”陆青染愁容满面,“怎么办啊,我们还有一半的路程。”

傅行没说话,低头看了一眼陆青染的脚。

然后,他蹲在了陆青染面前,一只手卷起了她的裤腿,看到了她红肿的脚腕。

确实是很严重。这个程度,别说爬山了,就是平时正常的走路应该都困难。

傅行盯着看了一会儿,然后绕到陆青染前面,弯腰半蹲下来。

“到我背上。”

“……啊?”陆青染懵了。

他这是要背她上山?不会吧?

还有好远的距离呢……

她一百斤,就算体力再好,背着她走这么长时间的路,也会累死的吧?

陆青染想了一下,对他说:“要不你让你的小弟下来接我们吧,或者我们去观光车那边,坐缆车上去。”

“小弟?”傅行被她这个说法逗笑了。

“刚才那个人叫你行哥,不是你小弟吗?”陆青染没觉得自己说错了。

“上来吧。”傅行没跟她解释太多,再次催促她到自己背上。

“你真要背着我上山啊?可是还有好远……”陆青染还是不好意思。

傅行:“忘记跟你说了,我跑过四十二公里的马拉松。”

陆青染:“……”

傅行:“现在还质疑我的体力吗?”

陆青染摇了摇头,四十二公里马拉松,她哪儿敢呢。

于是,她听话地到了傅行的背上。

即使背着陆青染,傅行走路的步伐仍然很稳健。

路上游客不少,看到他们两个人的时候,都会转过头来多看几眼。

陆青染一开始还有点儿不好意思,后来就习惯了。

“你累不累啊?”快到山顶的时候,陆青染凑近问了傅行一句。

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呼出来的热气散在了他的耳边。

“不累,别乱动。”傅行提醒了她一句,继续往上走。

又过了十分钟,终于到了山上。

姚月原本正跟周围的人说笑,看到傅行背着一个女人上来之后,顿时变了脸。

姚月走到傅行面前,打量了一下傅行背上的陆青染,然后调侃似的开口问傅行:“哟,行哥,这是你新找的小孤零飘落燕电影?”